<listing id="brvpl"><ruby id="brvpl"><span id="brvpl"></span></ruby></listing>
<var id="brvpl"></var>
<var id="brvpl"></var><menuitem id="brvp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brvpl"></cite>
<ins id="brvpl"><span id="brvpl"><var id="brvpl"></var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brvp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brvpl"><video id="brvpl"><thead id="brvp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rvpl"></cite>
<ins id="brvpl"><span id="brvpl"><cite id="brvpl"></cite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brvpl"><span id="brvpl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rvpl"></cite>
<cite id="brvpl"><video id="brvpl"><menuitem id="brv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【傳承】宋曉國:“咬”住目標 把愿景變成實景
[ 作者:譚璇月 來源:新聞網 瀏覽:75 錄入時間:2018年10月17日 ]

宋曉國,1983年生,山西介休人,2012年哈工大博士畢業進入校區工作,現為哈工大(威海)材料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研究方向為先進材料及異種材料連接。擔任材料學院副院長、山東省特種焊接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、哈工大(威海)分析測試中心主任。入選哈工大青年拔尖人才、中國焊接學會創新平臺計劃。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及面上項目、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子課題等20余項課題。以第一或通訊作者發表學術論文70余篇,近兩年來在top期刊上發表7篇高水平文章,授權發明專利18項。



   

從講師到教授博導再到校區最年輕的中層干部,從“白手起家”到有自己的課題組、實驗設備和科研項目,來校區工作六年,宋曉國結結實實“打”下了一片天地。他個子不高,卻頂天立地敢想敢為,貌不驚人,卻有膽有識雷厲風行。 “走到現在我很知足,但不滿足。我要和團隊、同事們一起,走得更高更遠。”

 

“為夢想奔波,心是滿的”

宋曉國出生在山西的黃土高坡,在刮過山坡的陣陣大風和種滿玉米高粱的田地間撒著歡兒長大。村里20幾個同齡的玩伴,讀到高中的只有他一個。

也許是看慣了黃沙漫卷的落日城樓,宋曉國對冬雪飄飛的北國心生向往,“聽說哈爾濱雪下得很大,有雪的地方一定很干凈。”懷著對“千里冰封、萬里雪飄”的壯美憧憬,他在高考志愿上鄭重填上“哈爾濱工業大學”,并考入焊接這個哈工大“王牌專業”。

宋曉國讀書是塊天生的“好料子”,他從來不搞“題海戰術”,對著一道類型題一琢磨到底,其他題目觸類旁通。在哈工大求學的日子里,宋曉國除了認真做學問,還做家教貼補家用,因為知識點通透、講課生動,他很快在家長中做出了口碑,后來又通過嚴格的篩選進入新東方做高考輔導,講臺上的他激情四射,一度成為備受學生推崇的“明星教師”。那時他月入過萬,碩士畢業的時候,他賺的錢已經能在哈爾濱置一套小房產了。

對大學時代的宋曉國來說,為生活所迫的責任、為父母分憂的急切共同催動了強烈的賺錢欲望。但生活條件改善之后,空虛感卻日益涌了上來。有時候一天的大課上下來,他躺在宿舍床上望著天花板,整個人空空蕩蕩,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。“長遠來看,人還是得有目標、有夢想,這樣忙過累過,心是滿的。”

宋曉國那時還沒有發覺,這樣的夢想,已經在哈工大的求學生活中不知不覺間埋下了種子,并日益發芽生長,最終決定了他人生的選擇。碩士畢業工作兩年后,事業順風順水的他再次回到哈工大攻讀博士,師從馮吉才教授從事陶瓷與金屬異種材料連接方向的研究。“就是有那么一個為國家做科研的夢想,一天比一天強烈。”在宋曉國心中,家國情結就像一個越來越急切的召喚,唯有聽從,心才安定。他說,在哈工大讀過書的人更能理解這種執著,“我本科同學,38歲,三個孩子的爸爸,剛考回學校讀博了,不為錢不為名,就為了心里這個夢。”

2012年,宋曉國博士畢業,進入哈工大的威海校區。從承接第一個項目開始,他就遵循一個鐵則:“做科研肯定有取舍,我和團隊承接項目,首要考慮的是對國家有什么樣的貢獻,一定要先滿足這一點,錢是次要的。”

 

“答應的事兒,接下的活兒,脫幾層皮也要做好”

宋曉國生性喜靜,又長于交往,有“坐得住板凳”的定力,也有“走得出路子”的魄力。他經常天南海北跑項目、談合作,僅去年一年就飛了78次,高鐵和客車更是數不清次數。

“談業務和做研究不同,做科研是非黑即白,但是談合作就需要回旋和折中,逢山開路遇水搭橋,想法設法把事兒做成。”

宋曉國說,科研要做好,沒有不吃苦的。“哈工大人實在,不會輕易許諾,一旦答應的事兒,接下的活兒,脫幾層皮也要做好。”

宋曉國團隊的項目與航天聯系緊密,經常要到偏遠的地方做現場調試。這些年來,他因為工作原因大概一年跑十次北京,卻從沒進過三環,跑十次上海,卻從沒到過外灘。凌晨三點多起床,趕六點多的飛機,快中午趕到調試現場,胡亂吃一口開始干活兒,晚上坐飛機往回趕,夜里十一二點到家,這樣的時間表他早已經習慣了。

2014年申報國家重大課題專項時,天氣濕悶,宋曉國窩在北京的酒店沒日沒夜地設計方案、寫材料,整整7天沒下樓,捂出了一身帶狀皰疹。另一次經歷稱得上“狼狽”,他趕到天津郊區做調試,現場氣溫超過40度,汗水淌到眼睛里。等他帶著一身粘膩回到旅館時早已經饑腸轆轆,那里卻沒有任何東西果腹,于是他又打聽著路走了半個小時來到村里的市場,不巧市場遇到火災休市了。最后他好不容易輾轉在街邊小賣部買到一桶方便面,簡直如獲至寶。“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了。”

問起宋曉國這樣奔波累不累,他沉吟片刻,似乎從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。“事情越多,就越關注該怎么解決,其他的倒沒時間去想了。有時候也會覺得累,但更多的是成就感。”

對宋曉國來說,科研報國是心之所向,培育學生是心中所愛,動力源于此,成就也源于此。他把做科研的前沿動向和實戰經驗傳授給學生,把碩士、博士生送到國外聯合培養,鼓勵他們學成歸來為國效力。“一代接著一代干,為祖國做科研,才會有真正的自豪感和歸屬感。”

身為人師,宋曉國也在用一腔熱血踐行“為祖國做科研”的承諾。六年間,他和團隊成員緊跟國家重大需求,在國家科技重大專項支持下,開發了國內首套表面活化連接復合裝備,解決了航天輕質鈦、鋁等材料連接過程中氧化膜去除的技術難題。與航天單位合作,研發的火箭貯箱多余物自動清理檢測系統填補了國內空白,為我國下一代火箭研制保駕護航。與航空單位合作,開發了航空發動機新一代報警器膜盒成套焊接技術并形成標準,打破了國外‘打包售賣’、‘整體更換’的技術壟斷。

對這一路走來的不易,宋曉國一語帶過。“可能當時很困難,走過來了也就不覺得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“我沒想著服眾,我就是給大家服務的

今年1月,35歲的宋曉國出任材料學院主管科研的副院長,成為校區最年輕的中層干部。

“沒覺得年齡和資歷是一種壓力”,宋曉國笑著說,“我沒想著服眾,就是給大家服務的,我‘嗅覺’比較靈,看到好的方向和資源,就拉著大伙兒一起籌劃著做些事情。更何況我長得比較老成”,宋曉國露出了幽默的一面,“很多大我幾歲的人頭一次見面都喊我‘宋哥’。”

正如讀書時不搞“題海戰術”一樣,宋曉國“當官兒”也不是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。“抓重點、抓方向,有目標、有規劃。”他簡短地說。“走馬上任”不到三個月,宋曉國深入理清了學院的科研脈絡,在院長張鵬教授及學院骨干教師的支持下,大刀闊斧進行資源整合,把院系較為分散的科研項目和方向重新凝練,結合國家重大需求和校區發展需要組建了10個科研團隊。教師們不再“單兵作戰打散槍”,而是“集中火力闖難關”,這種“戰術”卓有成效,學院在科研項目、科研成果、平臺建設及成果轉化等方面較去年有了大幅提升。

“我們下一步還有三年計劃、五年計劃,十個團隊還要進一步凝練,組團做大事,其中23個團隊要重點發展,五年內實力躍上新臺階,搶占新材料領域科技發展的制高點,為威海校區的發展建設提供材料學院的增量。”

“有信心才能成事。”宋曉國不斷“加火添柴”,讓大家的心氣兒燃得更旺。老師們取得了成績,他馬上“追著”做宣傳。隨著一個個成果和榮譽在校院網站、教師群里相繼“炸開”,學院教師們做科研的心氣兒也是“芝麻開花節節高”。

士氣鼓起來,眼界也要放得開。“做科研不能看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,知己知彼,才能有的放矢”。宋曉國說。今年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評選中,材料學院成績飄紅,老師們正在興頭上,宋曉國卻在總結大會上拿出了一組詳盡的大數據對比,與一校三區、兄弟高校、全省全國的成績進行橫向、縱向比較,優勢和差距都一目了然。大家提振信心的同時,又產生了時不我待的危機感。

“我有把事情做好的決心,但是也有很多不足,”宋曉國說,走上管理崗位,他也在不斷自省,“我的脾氣比較急,有時候話容易說重,這個得改。”

宋曉國性子雖急,心卻很細,他干事風風火火,但謀事謹慎周全。除了在院系擔任管理層工作,他早在2013年就在校區分析測試中心“挑大梁”。在校區領導支持下,他負責分析測試中心的籌建,頂層設計十分周密,運行流程環環相扣,中心統一配置、統一采購、專人管理,幾年下來,中心運營經過實戰考驗,沒有出過任何紕漏。“我在哈工大讀書的時候,跟那邊分析測試中心的老師們關系特別好,我對中心運轉模式比較留心,經常跟他們聊聊運營的優勢和弊端,對細節了解得很清楚。”

如今分析測試中心利用率很高,每年為學校創收50余萬,不僅成為全校共享的分析測試平臺,而且為威海當地的企業乃至山東半島的企業、高校院所提供測試服務,口碑和影響力逐步增加。

“想得深、看得遠、動得快”是大家對宋曉國的共同評價。“宋老師雖然年輕,但是思路特別清晰,抓工作特別實,有大局意識、有擔當、有威信、有領導力,”材料學院黨委書記趙常信說。“在材料學院,相當一部分骨干教師都是‘80’后,這些年輕人就像一團火,帶著那么一股不服輸的勁頭,他們就是材料學院的未來。”

 “我們一刻也不松勁兒,就這樣‘咬住’目標往前走”,宋曉國擲地有聲,“一天,一個月,一年,三年,五年,小成果到大成果,小目標到大目標,一點一點,把愿景變成實景。”他眼神堅定,眸光里盛著的,是一片錦繡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·記者 譚璇月·


相關新聞
ag平台网站